确诊19856人!法国专家自称已经攻克新冠肺炎!欧洲多国将开始大规模临床试验!


法国卫生部于3月23日晚上宣布:
  法国累计确诊人数已达19856人

目前法国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860人,比昨天多了186人
法国学生汇目前正在即时推送法国疫情的最新情况,具体的病例分布我们会更新到推送中,大家在公众号后台回复【疫情】或者【法国疫情】即可获取。

这几天的法国社交网络,都被一个叫做拉乌尔教授(Didier Raoult)的男人给刷爆了。

如果不提他的身份,而光看他的外表,人们很可能会觉得这位大叔是个摇滚明星,而不是传染病专家。

恰恰是这位外表放荡不羁的大叔,被美国医学机构Expertscape评为是『欧洲最好的传染病专家之一』

其学术生涯内共发布了超过2300篇出版物,有8篇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3篇发布在《Nature》期刊上,是当之无愧的学术大牛

 

而在法国政府为这次疫情组建的十一人科学顾问团中,拉乌尔教授就是其中一位,这也侧面说明了他在法国医学界的地位。

但如果不是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那么这位大牛的名声很可能只会在学术界飘荡

而他和他的团队最近的一个发现,却让他成功出圈,成了法国网友眼里的『救世主』

 

一夜之间,他的名字就登上了法国推特的热搜榜

甚至还有网友呼吁应该给他一个诺贝尔奖

所以他到底做了什么,让法国网友如此欢呼雀跃呢?

这一切,还得从3月16号说起。

那一天,拉乌尔教授录制了一段视频,视频内容是他向自己的学生宣布,自己的团队已经发现了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

他表示,自己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对24名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使用了一种药物组合,而在六天后,75%的病人由阳转阴

而在对照组中,没有服用这个药物组合的病人的痊愈率,仅为12.5%

而这个神奇的药物组合,就是羟氯喹,外加上阿奇霉素

在这24个人中,有6名病人服用了这个药物组合,结果痊愈率为100%,而单纯服用羟氯喹的治疗组为50%。

 

随后他宣布,自己已经掌握了治愈新冠肺炎的方法

『我和我的团队相信我们已经找到了治愈方法,而且,这是迄今唯一证明有效的疗法,我坚信最终全世界都会使用这种疗法,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其实对于那些经常关注疫情发展的同学来说,氯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实际上,拉乌尔医生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氯喹对治疗新冠肺炎有疗效的医师。

早在2月13日,上海市疾控中心的陈凯先院士就曾表示氯喹在体外研究中已经展示出了很好的抗新冠状病毒活性,已被国家科技部、卫健委作为临床试验药物。

 

钟南山院士也曾数次提到过氯喹这种药物,他虽认为这种药虽然不是『特效药』,但是一种『有效药』

 

在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中,也将氯喹的衍生物酸氯喹列为了抗病毒治疗试用药物。

 

而拉乌尔教授也承认,他是在阅读了三份中国关于新冠肺炎治疗药物的论文后才获得了灵感,才考虑开始试验氯喹的有效性。

不过他用的并不是磷酸氯喹,而是氯喹的另一种衍生物羟氯喹,还要配合阿奇霉素使用。

 

那么,这个氯喹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药,为什么他对抗击新冠肺炎这种病会有效呢?

其实,氯喹并不是一种新药,它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就被德国科学家合成出来,但长期以来一直将其当做抗疟疾药物来使用。

 

在2003年非典期间,有国外团队意外发现氯喹可有效影响冠状病毒在人体细胞内的复制,从此氯喹一战成名。

而拉乌尔教授所使用的羟氯喹在1946年就被合成出来,被认为是比氯喹更安全的一种衍生药物。

这种药先前被用于大量红斑狼疮和风湿性关节炎的治疗,能抑制过度激活的自免疫。

而在这次新冠肺炎的患者中,有一些年轻患者正是因为身体的免疫系统太强,引起了『免疫风暴』而加重了病情,对于这种情况,羟氯喹似乎是再也适合不过的药物。

 

拉尔乌教授的发现一经公开,没想到首先做出反应的不是法国卫生部,而是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在得知羟氯喹加阿奇霉素的组合对治疗新冠肺炎有奇效后,在3月19号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大力赞扬了这一发现,并鼓励美国使用该组合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

美国的传奇商业家伊隆·马斯克也在推特上表示这药值得一试。

之前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尼斯市长Christian Estrosi也是拉乌尔教授的大粉丝,他表示自己这几天一直在接受氯喹治疗,效果显著,之后将推广到全市的医院内。

他还呼吁法国总统马克龙应该在全国推广氯喹疗法,因为他们现在处于战争时期,没时间再做6个月的临床测试。

但事实上,对于拉乌尔教授的这一研究成果,学术界并不是没有质疑的声音

美国传染病学泰斗福西博士就狠狠地给自己的总统浇了一盆冷水,他认为这充其量只能算是传闻,目前还没有国家对氯喹进行过大规模的临床试验,并不能证明其有效性

 

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拉乌尔教授的临床病例样本只有36个人,对于一种要在全国甚至全世界推广的药物来看,这些样本几乎可以少到忽略不计,根本无法证明这个药就是新冠肺炎的特效药。

一位法国传染病学者甚至直接表示,拉乌尔的研究方法非常差样本太少,样本的随机性也很差,更没有设置安慰剂对照组,根本没有遵守一个药物临床试验最基本的流程。

 

法国卫生部长韦兰也认为,以现在拉乌尔的研究结果来看,虽然很鼓舞人心,但缺乏临床试验数据,世界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授权用这药来治疗病人。

而且氯喹也不是什么能随便吃的药,如果没有合理安排摄入量,很可能会造成失明,甚至危及生命。

就在特朗普大力宣传之后,全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民众抢购氯喹的狂潮,在非洲的尼日利亚甚至有一些民众过量服用氯喹,最终导致中毒身亡

但对于这些质疑,拉乌尔教授却表示大家爱信不信:

『我是世界级别的氯喹专家,如果你们不听我的,那我也不会难过,因为我根本不在乎。我已经证明了这药对新冠肺炎有用,至于我们卫生部要不要相信我,和我没关系,我只知道决策的制定必须基于科学理论之上。』

就在今天,法国卫生部长韦兰宣布,将对法国国内至少800名住院及在重症监护室的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四种药物的临床试验,其中就包括氯喹疗法

如果这次大规模临床试验的结果证明拉乌尔教授的疗法是有效的话,卫生部长表示他将会毫不犹豫地将这种疗法普及到全国

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也表示,将发起一个包括3200名欧洲患者,参与国包括比利时,荷兰,卢森堡,英国,德国和西班牙和法国的大规模临床测试,测试的项目依然是氯喹,克力芝,干扰素,瑞德西韦这四种药物。

根据卫生部长的说法,这些试验的数据将在15天后统一整理分析,然后做出一个最终评估,到时候大家就能知道这药到底有没有用了,

 

小编最近看了这么多法国疫情的坏消息,又是口罩短缺,又是医务人员倒在抗疫第一线心里实在是不好受。

此时小编是多么希望这个药是真的有效啊!要是法国的治愈率上去了,那么医疗资源紧张的现状也能缓解,算是灰暗时期的一个好消息吧!

【END】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资料来源: https://www.marianne.net/societe/la-chloroquine-guerit-le-covid-19-didier-raoult-l-infectiologue-qui-aurait-le-remede-au http://www.leparisien.fr/societe/didier-raoult-pour-traiter-le-covid-19-tout-le-monde-utilisera-la-chloroquine-22-03-2020-8285511.php https://www.lepoint.fr/sciences-nature/coronavirus-l-institut-du-pr-raoult-va-depister-tous-les-patients-febriles-22-03-2020-2368252_1924.php https://www.lefigaro.fr/sciences/coronavirus-la-chloroquine-de-l-espoir-et-des-doutes-20200322

如何把握黄金时间申请法国院校?

 

快来加入学生汇各省新生

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添加微信服务号

xueshenghui_liuxue!

告诉我们你想加入的群

小编拖你入群!